掌握珠海 微博 微信 注册
  • 大奖ptpt9_大奖娱乐pt官方网站_www.ptpt9.com
  • 百岛论坛
  • GO!珠海


粤港澳湾区飞虹刷新中国桥梁新高度

  长大公司在港珠澳大桥建设中的“海豚塔”吊装作业。长大公司供图  湾区大通道  如果说中国桥梁界要办一场秀,珠江定是主会场的不二之选,湾区大通道则是秀场的主角:具有“世纪工程”之称的港珠澳大桥、世界最大跨径的8车道钢箱梁悬索桥虎门二桥、集结“隧、岛、桥、地下互通”的深中通道……即将跃然在粤港澳大湾区的一道道飞虹,不仅掀开了湾区互联互通的新篇章,也刷新着中国桥梁建设的新高度。  在中国的桥梁发展史上,广东创造过多项第一:我国第一座大跨度连续刚构桥洛溪大桥、我国第一座现代预应力混凝土悬索桥汕头海湾大桥、我国第一座大跨度钢箱梁悬索桥虎门大桥……这些都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最先出现在广东,为我国连续刚构桥、现代悬索桥的建设奠定了基础。  虎门二桥、深中通道、港珠澳大桥等湾区大通道的集体亮相,意味着广东实现从零的突破到追求品质工程的蜕变。广东,这片全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土地上,桥梁建设者们不断刷新着中国桥梁史上的一个又一个纪录,创造一个又一个传奇。  大湾区成桥梁建设主战场  中国的现代桥梁建设30年前从广东起步,经过珠三角、长江流域和中西部、长三角“三大战役”之后,新一轮建设的起点又回到了广东。  在20世纪,以洛溪大桥、虎门大桥等为代表的广东桥梁曾经引领着中国桥梁建设的辉煌;进入21世纪,润扬大桥、苏通大桥、东海大桥、杭州湾大桥等世界级的桥梁在长江三角洲上纷纷建成,中国桥梁进入“长三角时代”;而现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号角吹响,桥梁界把关注的目光再次投向了珠三角波澜壮阔的主战场。  今年,全球瞩目的港珠澳大桥即将建成并具备通车条件,大笔遥深地为大湾区交通新格局写下了气势磅礴的一笔。  虎门二桥的四座主塔均已封顶,预计2019年年底前建成通车。虎门二桥工程规模远远超过虎门大桥和黄埔大桥,将成连接珠江东西两岸的世界级桥梁,番禺到东莞可少绕一大圈,堪称“珠江第一桥”。  深中通道去年年底正式开工,目前已进入实质性实体施工阶段,力争2020年建成通车。作为珠三角新一轮发展的重点工程项目,深中通道将成为连接珠三角东西两岸以及国家沿海高速公路大动脉的一个关键点。  在珠江口上正在进行规划建设的还有莲花山通道、主跨近千米的深圳至茂名铁路跨珠江公铁两用大桥……迎接粤港澳大湾区时代的到来,珠三角今后将成为我国桥梁建设的主战场。  世纪工程中的广东“铁军”  作为广东桥梁发展的亲历者,广东省长大公路工程有限公司(简称“长大公司”)参与了广东不少大桥梁的建设。一个个建设难题的挑战和突破,一座座桥梁的建成,积累和丰富着长大公司的施工经验。而在湾区大通道的建设中,这支广东建设“铁军”屡担重任,在“世纪工程”中展现广东建设者风采。  实际上,长大公司的成长历程,与珠三角地区大通道发展轨迹有着某种默契的匹配度。1997年建成的我国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现代化悬索桥——虎门大桥,是我国第一座独立建成的现代化桥梁,而这个“第一”的独立承建也属于长大公司。5年的虎门大桥建设,长大公司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攻坚克难,而正是这个过程,磨炼和提升着长大公司不断创新的能力,催生出了多项专利和工法创新,培育了一批桥梁方面的专家型技术人才。  “虎门大桥建成之后,感觉就没遇到过比虎门大桥难度更大的工程了。”谈及虎门大桥带给长大公司的历练,长大公司董事长刘刚亮笑着说。  起吊平钩,竖转穿裆,横移对位……看似行云流水般的几个动作,完成的却是中国桥梁建设史上的又一新挑战——高106米,重3100多吨的主塔,在港珠澳大桥的施工现场成功实现整体吊装。而这样的吊装,长大公司共完成了3次,“一次比一次顺利,一次比一次快速。”刘刚亮说。  在虎门大桥之后,长大公司承建的桥梁,不管是杭州湾大桥,还是港珠澳大桥,或是虎门二桥,难度较虎门大桥高出很多,但正因为虎门大桥之后的技术积累、人才储备和攻坚克难的韧劲,让长大人在难题面前有了底气和自信。  正是因为深厚的传承,长大公司在施工工艺、产品质量、科技进步等方面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中国土木工程詹天佑奖、中国建筑工程鲁班奖,取得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100多项,也正是这些创新和技术底蕴,承接了一项又一项里程碑式的工程,在高、精、尖的桥梁工程上游刃有余。  伴随广东经济快速发展、创新转型,如今在交通建设施工领域,长大公司是广东省内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这样一家本地龙头国企,已成为能与中央企业同台竞技的行业佼佼者。  中国桥梁带着技术“走出去”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刚刚圆满落幕,与会各国共同描绘了“一带一路”美好的发展蓝图,基础设施建设是其中重要的、首要的合作领域。  广东桥梁产业也正在通过“走出去”,推动国际产能合作,对内完成产业结构升级转化,对外实现经济产能方面的全球化布局将起到重要作用。柬埔寨、刚果(金)、越南、马来西亚……以长大公司为龙头的广东路桥企业“走出去”,步伐稳健而扎实。  “只有中国桥梁施工企业‘走出去’,才能推动‘中国桥梁标准’‘走出去’。”刘刚亮认为,通过珠三角大桥梁尤其是湾区大通道建设积累的经验,广东培养了大批桥梁人才,这些人才可以通过走出省,参与省外工程甚至海外工程,将有力推动广东与全国桥梁事业共同成长,为“一带一路”倡议添砖加瓦。  罗超云进入长大公司参与的5个项目中,4个在省外。嘉绍大桥的建设中,在钱塘江中央搭建施工平台,在最强潮涌的冲击下连续作业,探索在强冲击下桥梁建设的经验;在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杭州湾大桥建设中,体会海中央施工的艰辛与孤独,也拥有了与同行同台竞技、互相交流学习的机会。“修桥的过程,也是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我们将广东好的经验、技术带出去,再学习同行的经验技术,经验和资源共享,实现多赢。”罗超云说。  广东在桥梁建设上,有过很多次“第一个吃螃蟹”的探索,而这些探索,都为逐渐形成全国桥梁建设施工标准奠定基础,并有效推动国内桥梁设备技术的升级更新。  实际上,长大公司“走出去”的历史比较悠久。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长大公司响应国家的号召,以援建的形式开展海外项目。2000年,长大海外公司成立,稳扎稳打地布局着海外市场。  “结合‘一带一路’国家战略,长大公司将进一步布局‘走出去’战略,目前在进行人才培育。”刘刚亮说,带着技术、标准“走出去”,走向海外。广东,开启着桥梁发展的新征程。
来源: 南方网
 

相关阅读

评论
×